新闻中心

北京冬奥会备战任务艰巨——专访冬季运动专家朱承翼
发布时间:2019-08-07 14:40:41来源:外围投注-足球外围投注网站-足球外围投注app点击:7

  新华社北京4月8日电(记者 王镜宇)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大力发展冰雪运动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冬季运动专家、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前副主任朱承翼日前接受新华社独家专访时表示,对照《意见》提出的“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实现全项目参赛”和“取得我国冬奥会参赛史上最好成绩”等目标,中国军团备战任务艰巨。

  全项目参赛难度大

  《意见》关于北京冬奥会在竞技成绩上的目标表述为“冰雪运动竞技水平明显提高,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实现全项目参赛,冰上项目上台阶、雪上项目有突破,取得我国冬奥会参赛史上最好成绩”。

  朱承翼说,“在北京冬奥会上实现全项目参赛”是《意见》明确提出的目标,也就是说届时7大项15分项109小项都要有中国运动员参加比赛,实现这个指标的难度不小。

  “根据国际奥委会和各冬季项目单项国际组织的要求,达到一定成绩指标才能获得冬奥会参赛资格。从目前我国参赛项目水平、成绩看,109个小项中我们有近60项左右成绩比较有把握达到要求,而有近50项尚需努力争取在冬奥会前达标。”

  据朱承翼分析,中国选手在花样滑冰冰上舞蹈、速度滑冰长距离(女子5000,男子10000)、高山滑雪大回转、速降、越野滑雪男子50公里、女子30公里长距离、跳台滑雪、北欧两项等项目上达到参赛要求的难度较大,部分新设雪上项目也是未知数。

  他说:“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对那些有难度的小项一个一个进行分析,并且采取有力措施进行攻关突破,这样才有希望全面参赛。”

  争创历史最佳任务艰巨

  《意见》还提出了“冰上项目上台阶、雪上项目有突破,取得我国冬奥会参赛史上最好成绩”的目标。在朱承翼看来,这个要求也很高。

  他说:“金牌、奖牌数要超过历届最好成绩,就是要超过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的5金2银4铜,特别金牌总数要超过5金,这是硬指标。冰上项目上台阶还有另一层意思,短道、速滑、花样、冰壶都要争金夺银,单单短道突出、其他项目不超过往届恐怕也不能算上台阶。关于雪上要有突破,可能有几层含义。一是过去只有空中技巧取得过金牌,这届要超过1块。二是除了空中技巧,其他项目像单板U型场地也要突破。三是第一次参赛的雪上项目也要力争好的成绩。”

  迄今为止,中国代表团参加冬奥会的最佳成绩是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取得的5金2银4铜。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中国运动员获得了1金6银2铜。

  从夺金点、夺牌点分布来看,中国军团的优势和潜优势项目仍然集中在短道速滑、花样滑冰、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单板滑雪U型场地、速度滑冰等少数项目上。北京冬奥会新增设的短道速滑混合接力、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混合团体是我们新增的冲金点,在钢架雪车项目上也有东道主选手异军突起的传统。不过,整体而言,中国军团的夺金点、夺牌点并没有大幅增加。如果按照业内人士常说的大约3个冲金点会带来1块金牌的概率算,北京冬奥会要想夺得5枚以上的金牌绝非易事。

  2018-2019赛季成绩有差距

  从2018-2019赛季的成绩来看,对照“取得我国冬奥会参赛史上最好成绩”的目标,中国运动员的表现尚有差距,总体形势难言乐观。

  在冰上项目中,曾经的“王牌军”中国短道速滑队在世锦赛上取得3银1铜,与金牌失之交臂,而老对手韩国队从10金中抢走7金。在速度滑冰项目上,世界高手在这个赛季频频打破世界纪录,而中国队的最好名次仅是李奇时取得的世界杯分站赛第四名,平昌冬奥会铜牌得主高亭宇也在调整之中。在冰壶项目上,曾经达到过世界一流水准的中国男、女队都在经历新老交替的阵痛,双双无缘前四名。

  中国冰上运动员在2018-2019赛季收获的唯一一枚世锦赛金牌来自花样滑冰双人滑。伤后复出的隋文静与韩聪用他们的完美发挥给中国队增添了一丝亮色。在北京冬奥会之前的两个多赛季的时间里,在保持状态的同时远离伤病是这对“黄金搭档”将要面对的最大挑战。

  在雪上项目中,蔡雪桐和徐梦桃在女子单板滑雪U型场地和自由式滑雪女子空中技巧项目上分别夺得世锦赛银牌和铜牌。此外,徐梦桃和王心迪还拿到了女子和男子空中技巧项目的世界杯总冠军。在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项目上,中国队具备较强的整体实力,总体前景不错。但是,这个项目临场的偶然性很大,到北京冬奥会时要想夺金还需要良好的心态和一点点运气。

  朱承翼说:“从目前实力分析,中国短道在世界上己不占优势,特别我们传统上具有优势的女子项目形势非常严峻,男子500米武大靖的一枝独秀也受到严峻挑战,韩国、俄罗斯、荷兰、加拿大等强队咄咄逼人。速滑项目形势更严峻,不但在女子500米、1000米短距离项目上的优势己失,男子500米高亭宇也无夺牌把握。在花样滑冰双人滑项目中,隋文静这一对伤病刚恢复就夺得世锦赛冠军,可喜可贺,男子单人滑金博洋也有不俗表现。但是,双人滑俄罗斯有两对优秀选手也是金牌有力争夺者,男子单人滑日本、美国选手夺冠、夺牌呼声更高,花样滑冰要争金夺银也有一段非常艰难的路要走。”

  坚定信心 迎难而上

  虽然北京冬奥会的整体备战任务艰巨,中国运动员在即将过去的这个赛季还是取得了一些令人欣喜的突破。比如,耿文强在缺乏部分顶尖高手的钢架雪车北美杯首站比赛中勇夺冠军,中国高山滑雪队运动员张晓松、丛亮在国际雪联积分赛男子滑降比赛中完成滑降比赛首秀。只是他们距离世界顶尖水平仍有较大差距,暂时还不具备在冬奥会上争金夺银的底气。

  距离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赛只有不到3年的时间。按照国家体育总局“扩面、固点、精兵、冲刺”的步骤和规划,今年这个“固点”之年相当关键。在朱承翼看来,要想实现“全项目参赛”“取得我国冬奥会参赛史上最好成绩”等目标,必须尽快捋顺各项目备战体制机制,团结一致,加强领导,形成合力,依照项目规律任用适当人才,全面推进冬奥会备战的各项工作。

  朱承翼认为,总体而言中国冬季体育的竞技实力和群众基础较为薄弱。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我们提供了历史性的机遇,让我们能够加快速度朝着冰雪运动强国的目标迈进。从现在到北京冬奥会,再到北京冬奥会之后,我们将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处于为成为冰雪运动强国而奋斗的过程中。

  朱承翼说:“‘两办’文件提出的全面参赛和取得冬奥参赛史最好成绩等目标是国家对我们全体冰雪界提出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我们应当不辜负国家对我们的期望,同心同德撸起袖子加油干,为实现伟大目标而努力奋斗。”